国外资源当前位置:首页 > 资源开发 > 国外资源

日本国土资源管理及双边合作情况

 时间:2012/08/21    作者:佚名    人气: 

  导读:日本国土资源管理及双边合作情况,矿业新闻、市场分析、矿产品价格行情、建设项目信息、矿业交易,期刊、会议论文以及培训教程、矿业文献尽在矿业114。 
 
   一.日本的资源概况
  (一)地理区位

  日本是太平洋西侧的一个岛国,由北海道、本州、四国、九州4个大岛和约3900多个小岛组成,西隔东海、黄海、朝鲜海峡、日本海与中国、朝鲜、韩国、俄罗斯相望,海岸线长3万多公里,多海湾和良港,陆地总面积约37.79万平方公里,相当于23个北京,10个台湾,2个河北省。日本的人口有1.2778亿(日本总务省局,06-4-1)。主要民族为大和族,北海道地区约有2.5万阿伊努族人。首都为东京(Tokyo),人口约1256万(总务省局,06-1-1)。日本的行政区划为一都 (东京都)、一道 (北海道)、二府 (大阪府、京都府)和43个县。首都东京。日本的居民多密集于各岛的平原和沿海地带,以东京,大阪、名古屋三大城币为中心的地区集中了全国人口的一半。

  2、地质地貌

  在日本列岛,山地约占全国面积的76%。北海道和本州北部的山脉多为南北走向,四国和本州南部的山脉呈东西走向。两者相汇于本州中部,称"中央山结",为全国地势最高地区,其中著名的富士山,海拔3776米。是一座活火山,也是全国最高峰。平原只占全国面积的24%,多散布在大河的下游和沿海地区。最大的平原是东京附近的关东平原,其次是名古屋附近的浓尾平原。全境有200多座火山,其中45座为活火山。与火山活动有关的温泉遍布全国,共有1200处。水温90°C以上的近百处,地热资源丰富。

  日本群岛的大地构造位置处于欧亚板块与太平洋板块的碰撞带上,属于环太平洋中、新生代地槽系中的重要组成部分。这一地区的特征是:岛弧与其边缘海沟同时出现,形成了大洋上最深的部位和最大的重力异常,有广泛的火山活动和强烈的浅、深源地震。

  3、水文地质

  日本的河流短促,水量充沛,水势湍急,水力资源丰富,但不利航行。湖泊多为小而深的火山口湖,分布于高山上。滨海有许多深度不大的泻湖。最大的湖泊琵琶湖是构造湖,面积672.8平方公里。

  4、气候气象

  受热带太平洋暖流影响,日本大部分地区属海洋性温带季风气候,仅本州南部、四国和九州属季风型亚热带森林气候。年平均降水量绝大部分地区在1000-2000毫米。夏季盛行东南风,东部沿海6一7月间阴雨连绵。冬季西北风由大陆经日本海吹来,天气寒冷,北部多降雪。西部和南部,夏秋季节多台风。

  二、日本的矿产资源特征

  (一)金属矿产资源

  1、矿床类型

  日本的金属矿床可归纳为以下几种类型:火山成因块状硫化物矿床(包括黑矿型和别子型两类)、岩浆热液(包括火山热液)脉状矿床、高温热液交代(矽卡岩型)矿床和沉积矿床。

  (1)黑矿型矿床

  主要以秋田县的小坂、释迦内、花冈等矿山为代表,是日本金属矿床的重要一类。主要分布在东北日本内带的绿色凝灰岩系中。黑矿型矿床位于中新世女川阶之下,西黑泽阶上部特定层位内(时代大致为13-16Ma)。矿体直接赋存在白色流纹岩(酸性火山岩因强烈蚀变而呈白色)及其上覆凝灰岩中,顶部有黑色泥岩覆盖。块状矿体一般在白色流纹岩穹隆两侧凹部。矿体一般为层状、凸镜状或不规则脉状,单个矿体厚几十米,延长几十米至几百米,但一般成群分布,可使矿床达一定规模。矿石的矿物成分极复杂,主要为方铅矿、闪锌矿、黄铜矿、黄铁矿、重晶石、石膏、硬石膏及各种银矿物,还含少量金。按矿物的共生关系和垂直分布,可分为黑矿、黄矿、硅石及石膏矿。黑矿矿石以闪锌矿、重晶石为主,分布在矿床的靠上部位。黄矿矿石以黄铁矿、黄铜矿为主,分布在黑矿之下凝灰岩层内。硅石以石英、黄铁矿为主,含少量黄铜矿,分布在白色流纹岩穹隆之内。重晶石带分布在黑矿带之上,石膏带在黑矿带左右侧。各种类型矿石中,有用元素的最低-最高品位为Cu 0.67-5.38%,Pb 0.27一10.42%,Zn 0.15-23.2%,Ag 18-646g/t,Au 0.3-2.1g/t,S 9.22-49.78%,BaSO4高达31-56%。

  (2)别子型矿床

  以四国岛爱媛县别子矿床为代表,主要分布在西南日本外带。矿床赋存在中生界和中生代以前的变质岩系中,矿床与其中的中-基性火山岩、火山碎屑为原岩的绿色岩类关系密切,矿体呈层状或凸镜状,沿地层层理整合分布,延深很大.矿石矿物成分较简单,以黄铁矿、黄铜矿为主,有时伴有闪锌矿、磁铁矿、磁黄铁矿等。这类矿床为日本黄铁矿和铜的重要来源。黄铁矿中Co、Ni、Se含量较高。

  (3)脉状矿床

  主要是新第三纪浅成熟液裂隙充填矿床。主要分布在绿色凝灰岩区和发生过新第三纪火山作用及构造运动的地区。北海道纹别市鸿之舞和新泻市佐渡金矿,扎幌市丰羽和兵库县明延铅锌矿床均属此类。这类矿床是铜、铅、锌和金、银的重要来源,锰矿和汞、锑、钼矿床也大都为脉状矿床。

  九十年代初发现的鹿儿岛菱刈金矿床,也属火山成因的石英脉型矿床 (有人认为是热泉型矿床),成矿年龄在1Ma左右。由于石英斑岩的贯人,四万十群基底发生隆起,流纹岩质岩浆提供了硫、金的成矿物质,在四万十群裂隙中聚集成矿。在西南日本等地还发育有中生代-老第三纪的脉状钼、钨矿床。

  (4)矽卡岩型矿床

  各地均有分布,但多数集中于西南日本内带。位于花岗闪长岩、二长斑岩、石英闪长岩等侵入体与围岩的接触带上(围岩的地质时代以与飞弹片麻岩"秩父古生层"时代相当者占绝大多数)。以釜石市釜石铁矿床、歧阜县神冈铅锌矿床和秩父郡秩父矿床为代表。如釜石矿床,赋存在石炭系、二叠系中的灰岩与闪长岩、花岗闪长岩组成的复合侵入体间的矽卡岩内(矽卡岩化于早白垩世发生),角砾矽卡岩发育。矿石矿物以磁铁矿、磁黄铁矿、黄铁矿为主,黄铜矿次之。神冈矿床是日本最大的铅锌矿床,花岗岩交代飞弹变质岩系中的灰岩而形成矽卡岩矿床。矿石矿物为闪锌矿,伴生方铅矿、黄铜矿、硫铋银矿、磁铁矿等。秩父矿床为中新世石英闪长岩体侵入石炭统一下二叠统中津群沉积中,发生强烈蚀变作用,形成以产锌、铁为主,同时开采金、银、铜、铅、硫的矿床。

  (5)沉积矿床

  主要是锰矿床。在古生界和中生界地槽沉积物内的基性凝灰岩、灰岩和燧石岩中赋存层状或凸镜状锰矿床和锰铁矿床。分布广泛。主要矿物是菱锰矿,并伴生氧化锰矿和褐锰矿。

  2、主要金属矿藏概况

  (1)铜矿

  日本的铜主要产自秋田的花冈和内之岱,以及岩手的釜石和枥木的足尾等矿山。其中的花冈矿山是日本最大的有色金属矿山。目前(日本官方最新2004年4月1日)日本本土铜矿埋藏量确定储量为1442.930千吨,可开采粗铜矿储量为1582.270千吨。(调查金矿矿山数为4座)。

  (2)铅、锌矿

  日本主要的铅锌矿山有北海道的丰羽,秋田的内之岱和花冈,以及歧阜的神冈等矿山。其中丰羽矿山分别约占全国铅、锌矿山产量的26.4%和26%,神冈的锌产量约占全国矿山产量的35.9%,花冈的铅产量约占全国矿山产量的18.2%。目前(日本官方最新2004年4月1日)日本本土铅锌矿埋藏量确定储量为15652.930千吨,可开采粗矿储量为9440.250千吨。(调查金矿矿山数为4座)。

  (3)金、银矿

  产量主要来自鹿儿岛的菱刈矿山和串木野矿山。其中值得一提的是,菱刈矿山是个世界级的大金矿山,产量占日本国内金矿山产量的70%以上。目前(日本官方最新2004年4月1日)日本本土金矿埋藏储量确定储量为2286.985千吨,可开采粗金矿储量为1674.631千吨。(调查金矿矿山数为8座)。银矿埋藏储量确定储量为17841.115千吨,可开采粗银矿储量为11018.391千吨。(调查银矿矿山数为9座)。

  (4)铁和钢

  目前日本国内基本不产铁矿石,钢铁工业所需矿物原料几乎全部依赖进口。目前(日本官方最新2004年4月1日)日本本土铁矿埋藏量确定储量为278.009千吨,可开采粗铁矿储量为200.952千吨。(调查金矿矿山数为4座)。

  (5)锰矿

  目前(日本官方最新2004年4月1日)日本本土锰矿埋藏储量确定储量为685.5千吨,可开采粗锰矿储量为442.4千吨。(调查金矿矿山数为9座)。

  (6)铬铁矿

    目前(日本官方最新2004年4月1日)日本本土铬铁矿埋藏储量确定储量为145.6千吨,可开采粗铬铁矿储量为169.8千吨。(调查金矿矿山数为4座)。

  (7)钨矿

  目前(日本官方最新2004年4月1日)日本本土钨矿埋藏储量确定储量为233.2千吨,可开采粗钨矿储量为226.9千吨。(调查金矿矿山数为3座)。

  (8)镍矿

    日本是世界第三大镍铁和精炼镍生产国。国内不产镍矿石。冶炼厂所需原料完全依赖进口。

  (9)锡矿

  日本从1987年2月起停止锡矿开采。此后至今的二十年中,日本锡冶炼厂所需原料完全依赖进口。

  (10)钛矿  

  目前日本钛冶炼厂所需原料完全依赖进口。

  (二)非金属矿产资源

  相对于金属矿山的开采而言,非金属矿山的开采,无论从规模上还是从矿产值上来看,都是日本国内矿山采掘业的主要组成部分。国内开采的大多数非金属矿产能满足国内需求的80%以上。其中碘和硫资源丰富,产量居世界前列。石灰石和白云石产量丰富,能达到自给自足。

  碘    主要赋存于天然气田卤水中。如南关东天然气田碘矿床,天然气均储集于上新统上部至中更新统的海相上总群中。碘含量一般为95-126mg/L。日本全国有6家公司和16座工厂生产碘,主要集中于千叶和新泻两县,其产量分别占全国总产量的85%和15%。每年粗碘的生产能力约9000吨。80年代以来,日本每年实际产碘量为6000-7200吨,约占世界碘总产量的46%,居世界首位。

  硫    主要有三种类型:一种是与新生代活动有关的自然硫,另一种是黄铁矿型矿床,第三种是黑矿型和别子型矿床及脉状矿床中伴生的黄铁矿。但日本自1967年起主要从炼油过程中回收硫,采硫矿山自1973年起均已停采。

  天然沸石    每年产量约7万吨,主要是斜方沸石和丝光沸石,大多产自北海道、东北、山阴等地区的绿色凝灰岩区的蚀变凝灰岩内。全国共有约14家公司开采沸石,其中有两家的年产量逾1万吨。

  石灰石    日本是世界第三大石灰石生产国。产量完全能满足国内需求。目前正在开采的石灰石矿有三百多个,其中山口的宇部伊佐。高知的鸟形山、福冈的东谷和高津久见是四个最大的石灰石矿,产量分别占全国总产量的5.6%、5.0%、4.2%和5.7%。目前(日本官方最新2004年4月1日)日本本土石灰石矿埋藏量确定储量为11178284千吨,可开采粗矿储量为9182301千吨。(调查金矿矿山数为277座)。

  白云石    约能满足国内需求的84.7%。以枥木的大叶矿山为最大白云石产地,产量约占国内总产量的50.6%。目前(日本官方最新2004年4月1日)日本本土白云石矿埋藏量确定储量为441708千吨,可开采粗矿储量为338568千吨。(调查金矿矿山数为17座)。

  硅石    能满足国内需求的99·2。共有近一百座硅石矿山。其中以东京的古里硅石矿产量最大,点国内总产量的18.4%。目前(日本官方最新2004年4月1日)日本本土白硅石矿埋藏量确定储量为241888千吨,可开采粗白硅石矿储量为194819千吨。(调查金矿矿山数为30座)。天然硅砂矿埋藏量确定储量为42162千吨,可开采粗矿储量为33846千吨。(调查金矿矿山数为40座)。蛙目硅砂矿埋藏量确定储量为6445千吨,可开采粗矿储量为5303千吨。(调查金矿矿山数为13座)。

  叶腊石    约满足国内需求的94·3%。产量主要来自广岛的矢野胜光山,占国内总产量的近7.4%。

  高岭土    目前日本高岭土矿埋藏量确定储量为2787千吨,可开采粗矿储量为2193千吨。(调查金矿矿山数为6座)。

  页岩粘土    目前日本页岩粘土矿埋藏量确定储量为746.5千吨,可开采粗矿储量为435.5千吨。(调查金矿矿山数为3座)。

  木节粘土    目前日本木节粘土矿埋藏量确定储量为3253千吨,可开采粗矿储量为3084千吨。(调查金矿矿山数为35座)。

  蛙目粘土    目前日本蛙目粘土矿埋藏量确定储量为8625千吨,可开采粗矿储量为6886千吨。(调查金矿矿山数为33座)。

  (三)非金属矿产资源

   煤     除在西南日本内带有个别煤田属中生代(或新第三纪)煤田外,其余都是老第三纪煤田。主要分布在北海道中部和东部、东北日本外带太平洋沿岸和九州西北部。北海道石狩煤田可采煤层3-16层,平均层厚0.7-4.0米,牌号从次烟煤至炼焦煤,煤质优良。九州岛的煤炭能量仅次于北海道,大部集中在九州岛北部地区。其中除佐世保煤田属新第三纪(佐世保群厚1300-1500米,属海相及半咸水相三角州沉积,含有可采煤20层)和八代地区的煤田属中生代外,多为老第三纪煤田。

  虽然日本的煤矿产量很低,只能满足国内煤炭需求的不足10%。但值得一提的是,日本在保证煤矿开采安全方面独有特色,它有一套理论体系完备的“手口示意”操作规程,将手语运用到煤矿工人的日常操作中,对于降低煤矿事故发生率起到了很好的作用。

  由于受地质条件制约日本煤炭埋藏较深,开采难度较大,并且环境治理成本过高,因此目前已知的日本北海道的钏路煤矿等23个煤矿和九州的2个煤矿都已基本关闭。

  油气    发育有三个含油气沉积盆地。①北海道中部沉积盆地,由新第三系、老第三系和白垩系构成,后两者为勘查主要目标,尚末发现商业性油气。②东北日本内带绿色凝灰岩盆地。下含油层为中新世中期生成的流纹岩质火山碎屑岩、玄武岩质火山碎屑岩。后来沉积了厚大的海相泥岩(七谷组、来泊组、女川组、船川组),是良好生油层。至中新世末期形成砂岩(樵谷组、西山组·桂根组)为上含油层。在新泻地区一些构造中已探求得一些油气储量。③东海沉积盆地(静冈)含油层为上中新统相良组,生油层还可能包括下中新统三笠群。已采出一定量原油,但盆地面貌、地质演化尚末弄清楚。

  日本的石油、天然气产量极为有限,95%以上需要依赖进口。天然气主要产自新泻县和千叶县,分别占全国总产量的57.6%和21.7%。

  铀    新第三纪沉积铀矿床是主要类型。铀矿床以白垩纪末、第三纪初的花岗岩作为基底,矿层赋存在不整合其上的陆相沉积岩中,矿床受基岩面形态控制,矿体一般赋存在砂岩-砾岩中。此外,在古生界层状锰矿床中也伴生有铀矿。

  (四)国土资源利用

  (1)资源调查

  日本从明治维新起就注意地质调查工作。在19世纪70年代,日本曾大批聘用欧美地质工程人员和学者,从事日本本土的地质调查工作,并开办矿山。1899年即出版了第一幅1:100万地质图(1987年出第二版)。二次大战以后,开始进行1:50万和1:20万地质填图。到70年代,1:50万填图已基本覆盖全国领土面积,1:20万填图已达全国领土面积的50%(1978年)。80年代以来,日本又有计划地进行了以地震预报研究为重点的1:5万填图工作和以国土开发和保安为对象的1:5万详细地质填图工作。

  在海域,从1975年起开展周围大陆架海底地质调查(两个五年计划),编制出1:100万“区域海底地质填图”、1:20万有代表性的小海域“海底地质图”和“表层沉积图”、1:300万“日本周边海底地质图”、1:600万“日本周边重力异常图”和“磁异常地形图”。同时,日本大力开展深海底锰结核的研究工作,编制了1:200万的北太平洋中部重力异常图、磁力异常图、地质构造图、沉积图及锰结核分布图。

  (2)资源利用现状

  矿产资源一直是日本经济发展中的一个重要问题。日本的矿产种类很多,素有"矿物标本室"之称。但受地质条件约束,矿产资源贫乏,蕴藏极少,储量可为世界注意的矿种仅有碘、硫、沸石、铋、金、银,及作为水泥、化学肥料原料的石灰石矿。日本的这种矿产资源条件,决定了它绝大部分矿产资源需要依赖进口,而且煤、石油、天然气、铜、铁等关系国际民生和经济发展命脉的主要能源矿产和金属矿产的进口依赖度都在90%以上,这严重限制了其国内矿山采掘业的发展,也决定了日本矿产工业的总体特征是,国内的矿山采掘业规模有限,但矿产加工和金属冶炼业都很发达。

  日本国内的矿山采掘业发展受限,其中问题尤其突出在金属矿山方面。80年代,由于日元升值,矿山储量下降,生产成本增加,加上国际市场矿产品价格下跌的影响,导致日本国内许多金属矿山的生产失去竞争力,又使有限的金属矿山的生产进一步萎缩。如1980年,日本国内金属矿山共有71座,其中大型的有6座,有职工1.12万人,1988年,金属矿山只剩下29座,其中大型4座,职工减少到3200人,到平成十六年即2004年日本最新的官方数据显示,日本国内的金属矿山就只剩下14座了,而且还有继续减少的趋势。

  目前日本国内开采的矿产品主要有:金、银、铜、铅、锌、黄铁矿、石灰石、白云石、粘土、硅石、碘、石油和天然气,但除非金属矿产外,其他矿产的产量很小。此外,还从铜、铅、锌冶炼的副产品中回收镓、锗、铋、铟、碘、硒、碲等产品,利用进口矿物原料生产镍、锡、钛及稀土等的精炼产品。

  日本的森林面积2464万公顷,占国土总面积的66.6%,但木材55.1%依赖进口,是世界上进口木材最多的国家。水力资源丰富,水力发电量约占发电总量的35%。另外近海渔业资源非常丰富。

  三、日本的资源管理机构

  日本的地矿工作是在“混合经济体制”,即在资本主义市场经济与国家干预、调节相结合的经济体制下进行的。它的基本特征是,矿产勘查和矿业开发作为整个国家经济生活的一部分,其主体是以生产资料私有制为基础的民间企业。企业活动的目的和动机就是追求利润。政府宏观上对地矿业实行全面的干预,除出资组织进行国内区域地质调查、海外矿产资源基础调查和重大高层次地学科学研究项目之外,主要是利用财政金融等经济杠杆,通过市场机制的作用调节地矿工作的总过程及其发展的方向,并辅之以法律和行政的手段保证国家政策目标的实现。一些培育地矿人才的大学,以及各类学术团体和专业协会,它们作为地矿业的组成部分,亦在市场机制的驱使下从不同角度参与地矿活动。

  日本政府的资源管理机构主要是日本经济产业省。这个政府机构是在2001年1月1日日本的政府机构改革中诞生的。经济产业省的官员设置为省大臣-副大臣-大臣政务官-事务次官-经济产业审议官。省机构设置可分为三大类:省机关,省附属机构(相当于我国的事业单位)、地方分局。省机关分为一厅六局,分别是:大臣办公厅-经济产业政策局-通商政策局-贸易经济协力局-产业技术环境局-制造产业局-商务情报政策局。附属机构包括资源能源厅、原子能安保院(内设包括矿山保安监督部)、中小企业厅、特许厅等。

  (1)经济产业省资源能源厅。

  负责制定资源能源政策,行使全国资源能源供需和相关工作的宏观管理。它成立于1973年,有职工400多人。厅内设一厅、三部、一院,即长官官房(译为厅长办公厅)、节省能源及新能源部、资源燃料部,电力煤气事业部、原子能安全保安院。

  长官官房分为综合政策科和国际科。负责全厅行政协调,规划和制定资源能源政策,实施有色金属矿业政策,执行矿业法,管理煤炭石油对策的特别会计预算,以及资源能源厅的一切外交事务。

  节省能源及新能源部,包括政策科、节省能源对策科、新能源对策科,专门负责制定节省能源和新能源开发利用方面的政策及事务。

  资源燃料部包括政策科、石油天然气科、石油冶炼储备科、石油流通科、煤炭科、煤炭矿害科、矿产资源科。同样是负责各自行业的政策制定和行政管理。

  电力煤气事业部下设政策科、电力市场整备科、煤气市场整备科、原子能政策科、电力基础整备科、核燃料再利用产业科。分别负责各自行业的计划制订和行政管理。

  另外还有调查会和各审议会为经济产业省大臣提供咨询。如矿业审议会由政界、财经界、学术界和矿业界的首脑人物(25名)组成。委员由经济产业省大臣任命,任期两年。调查、审议特殊项目和专门项目时,通产大臣任命临时委员和专门委员。它的主要任务是对非石油矿业的方针、政策和资源分配以及大规模研究开发项目等自主进行调查审议,并向经产大臣提供咨询意见和建议,在政府决策和行政过程中发挥智囊团的作用。

  (2)经济产省在全国分设的八个经产局、八个矿山保安监督局、一个综合事务局和一个矿山保安监督事务所。

  分片负责指导都道府县的商工劳动部门和环境部门,对矿山企业实施监督和管理。

  (3)日本石油天然气金属矿产资源机构。

  其前身是日本金属矿业事业团和日本石油团,所不同的是前两者皆隶属于日本经济产业省资源能源厅,而日本石油天然气金属矿产资源机构则是作为独立法人于2003年开始正式运作,不再隶属于政府机构。它主要负责组织和管理金属矿产和石油(天然气)资源的勘查、开发、储备和其它有关的工作,是实施国家相关政策的核心机构。

  (4)此外经济产业省还包括5个独立行政法人机构:产业技术综合研究所、经济产业研究所、工厂所有权综合情报馆、产品评价技术基础机构、日本贸易保险。

  其中“产业技术综合研究所”于2001年4月正式开始运作,内设17个研究中心、21个研究部门、2个研究系、7个研究实验室。研究部门之间是依预算性质、人员配置、前瞻性研究、紧急性研究、多领域融合、地方产业特性等来划分加以配置,以满足政府产业政策和企业研发的不同需求。目前它是日本最大的研究机构,有5800名雇员,其中管理人员800名,固定科研人员250名,访问科研人员2500名,年科研经费预算达10亿美元。主要工作为通过产业科技研发、地质调查、衡量标准建立、科技的产业应用等四大活动,建立日本的技术基础建设,并发展高风险、高难度、跨领域的产业技术及创新所需关键技术,以满足社会需求,进而提升日本产业的国际竞争力。

  地质情报研究中心为产业技术综合研究所的17个研究中心之一,上升为直属单位。原地质调查所主要从事的国土及其周围海域的地质调查研究,能源、非能源矿产资源的调查评价,国土环境保护、自然灾害预测预报方面的调查研究等业务分别被分解到产业技术综合研究所的4个研究单位中。

  其中日本产业技术综合研究所下属的地球资源环境研究部,(原资源环境技术综合研究所),主要从事资源能源开发利用(海底矿物资源开发技术、低品位矿床利用技术、资源废弃物有效利用技术、煤炭液化气化技术、地热开发技术)的研究,以及与其有关的矿山保安技术和公害防治技术的研究,是为资源开发利用的技术革新培育先导性技术萌芽的研究机构。

   除经济产业省外,政府其它省厅的某些机构,如科技厅的海洋科学技术中心(利用潜艇进行海底矿物资源调查、与地震有关的海底地形调查)、防灾科学技术中心 (进行深层地震和微地震观测研究、地震前兆分析系统研究与建立)、资源研究所(配合资源调查进行国土、森林、海洋、生物、能源等多领域的资源综合利用调查分析)、动力反应堆及核燃料开发事业团(进行铀矿的勘查、开发和储备等)、地球科学小组委员会(负责制定有关日本末来的地球系统科学任务),经济企画厅的水资源开发公团(组织和管理水资源的调查、勘查与开发),环境厅的全球环境问题专门委员会、公害防治事业团,文部省的国际学术局和日本学术会议的国际岩石圈计划专门委员会等,也从事一些与地质科学和资源开发有关的工作。

  四、日本的国土资源相关政策特色

  日本矿产资源贫乏,经济发展对矿物原料的巨大需求主要靠进口,因此,如何保证矿物原料的长期、稳定、安全、高效地供应,一直是日本资源战略的追求目标。为保障矿物原料的长期稳定供给,五十多年来,日本采取了各种政策和措施。概括起来主要有:

  1.“日本模式”??力求多种方式获得国外矿物原料。

  日本模式,也叫股本矿,或叫贷款买矿,即向某些国家的矿山建设提供贷款甚至授助,通过一定投资拥有项目上游部分股权,参与项目上游开发和管理,进而占有项目资源的优先购买权,从而保证大量能源资源的优先供应。由于参股权不等于控股权,主要目的只是要保障矿产原料的供应,因此只要5%-10%的股权就可以了,还可以分担风险,有利于资金的流通性。这是日本在长期探索中形成的特色。

  日本政府从上世纪60年代开始进行海外矿产资源调查,其海外矿业投资的理念一直是注重资源的长期性、稳定性、安全性和高效性。在政府政策的引导下,90年代日本企业已经从以购买矿产品为主,向参与矿业项目开发等多元化获取矿产资源方向发展,到2000年基本实现了海外矿产资源稳定供应,并且形成了日本特有的矿业投资模式,多种方式获得海外矿物原料。

  日本获取国外矿物原料主要有三种方式:在国际矿产品市场单纯买矿(购买矿)、通过贷款买矿(股本矿)和自已到国外投资开矿(勘查矿)等。从保证矿物原料长期稳定供应这个角度来看,日本认为购买矿不如股本矿,股本矿不如勘查矿。但从投资风险的角度来看,股本矿与勘查矿相比具有风险小,有利于资金流通等长处。此外,日本本也积极在矿产资源丰富的国家、尤其是发展中国家进行矿产加工,认为就地加工矿物原料可以节省运费、就地解决矿产加工所需的能源、避免在国内加工矿产所引起的环境问题。

  2.加强国内地勘工作,积极维持国内矿山。

  日本认为,无论国内矿山规模多小,都是矿物原料最稳定的供给来源,对发展各地区经济具有重要意义,同时也是积累勘查技术、培养资源开发人才的大本营,因此不论环境多么艰苦,也要维护国内矿山,保护本国矿业的发展。

  3.加强矿产储备以防不测之需。

  (1)稳定金属矿产进口的储备制度。

  日本从1976年开始实施金属矿产进口储备制度,由政府为这项制度进行财政投资,目的在于稳定铜、铅、锌和铝的进口。当金属矿产发生库存过剩或价格低落时,储备法人从金属矿业事业团贷款,买入部分矿产进行储备,供紧张或价格上涨时抛售。前三种金属的储备工作由金属矿产储备协会(财团法人)实施。储备资金由日本石油天然气金属矿产资源机构在政府担保下从市内银行筹集,并由该机构向储备法人提供低息贷款。政府向该机构补贴部分贷款利息。

  (2)建立稀有金属储备制度。

  1983年10月开始实施。储备对象为镍、铬、钨、钴、钼、锰和钒。分国家储备和民间储备两种。国家储备是为了保证长期供给和对付可能出现的紧急情况,由石油天然气金属矿产资源机构实施。储备资金由该机构在政府担保下从市内银行筹集,政府每年都会做出专门的财政预算,用于对借款利息的补贴。民间储备是为了防备短期供给问题,由民间各企业根据使用情况自行储备,特种金属储备协会负责管理工作。

   这两种方式的储备目标是国内60天的消费量,其中国家储备42天的量,民间储备18天的量。

  (3)石油储备制度。

  分国家储备和民间储备两种形式。国家储备5000万干升,民间储备约90天用量。

   4.“开源节流”??大力开发节能技术,开辟矿产资源新来源

  长期以来,日本的工业结构以资源耗费型为主,矿物原料的消费增长率远高于欧美诸国的平均增长率。1963年至1973年期间,日本矿物原料消费的年平均增长率是:原油16.8%;铜12.8%,铅6.8%,锌9.8%,铝20.8%,镍17%。70年代初期,受石油危机和世界性经济萧条的影响,为了减轻矿产资源供应的压力,日本政府强调必须实行工业改革,将产生污染、耗费矿物原料的工业结构改变为知识密集型工业结构,同时在各工业部门研究节约矿物原料的技术。三十多年来,日本一直致力于能效的提高及环境的保护,单位GDP的矿物原料耗量逐年下降。目前,日本在节能诸多方面都已经达到世界最高水准。它还是世界上每单位GDP增长能耗最小的国家。其每单位能耗所生产的GDP相当于美国的2.76倍、英国的1.95倍、法国的1.58倍、德国的1.38倍,是中国的7.6923倍。

  此外,日本还努力开辟矿产资源的新来源,主要集中在研究新的潜代能源(太阳能、地热能、用新工艺获取电能和原子能等)和研究海洋矿产资源的开发利用问题。目前日本已经赶超欧美,成为在新能源的开发利用经验上可以领跑世界的少数国家之一。

  5.加强国内基础地质研究,以地质科学的高层次前沿课题为主攻方向,努力跻身世界地质科学研究的先进行列。

  日本地质科学由于矿产资源贫乏一直比较落后。但近20多年来,随着全球地质科学时代的到来,特别是抓住近年来地质科学由矿产资源时代进入“环保时代”和“地球系统科学时代”的新的历史转折时机,日本采用了从高层次前沿多目标进击战略,正以后发制人的态势成为新的世界地质科学发展格局的竞争对手。

   近年来,日本紧紧抓住其具有岛弧特色的地质条件,集中人力、物力并与国外合作共同研究岛弧构造,提出了诸如比较俯冲学等许多新理论和新概念,受到国际地质界的重视。在古代和现代海沟与弧前地质研究方面一跃跻进了世界先进行列,并以此为转机,在黑矿成矿和双变质带的理论研究方面取得了重大进展。

  日本地质科学在行星探测和行星比较学研究领域取得了令人瞩目的成就。60年代以后,日本重视对科学的研究和投人,研究重点放在原始太阳的形成、与原始太阳系星云有关的理论研究以及有关陨石和月球岩石的空间化学及物质科学的一些尖端研究上、现在日本行星科学在太阳系和行星形成理论、行星原始物质的凝缩和蒸发等理论和实验研究、阐明微行星的碰撞现象等理论和实验诸方面,都取得了有特色的研究成果。

  日本还在海底进行利用可控源的地震探测和各项长期的地球物理观测,以阐明从岩石圈到软流圈的构造及动力学。

  日本在岛弧-海沟体系、超高温和超高压以及行星探测等领域也取得重大突破并跻身世界前列。现在正试图凭借其技术力量和资金雄厚的优势,从当代最重大前沿的领域上突破,提高其核心竞争力。为此,日本地学界制定了一系列长远计划,例如“保护地球环境再生计划”(1990~2090年:100年计划),“发展地球系统科学计划”,“太阳地球系能量国际合作研究计划”,“固体地球动力学研究”,“大陆超深钻l0年计划”,“地震观测网8年计划”等等。

  日本学术机构和地学界提出,从全球观点出发,通过结合本国特点积极参与、推进和发展国际合作,加强学科间研究合作和综合化,以及加强人才培养等措施,推动日本地质科学的发展,以求在地质科学研究和发展地球科学方面作出贡献。

  6.通过国家行政机构,对私人企业进行行政指导。

  所谓行政指导就是政府不用法律和行政命令的方法,而是通过直接接触向私人企业提出建议,进行劝告,提供先进的地质技术、仪器设备和必要的矿产情报信息等,使其活动符合政府引指的方向。如直接分管地质和矿业的经济产业省拥有比较完善的调查研究机构、丰富的信息资料、现代化的计算手段等,尤其他们居于总揽全局的地位能站在全局的立场上、综观国内外矿业经济形势及发展趋势,确定矿业经济指标、速度和措施,对日本矿业界、特别是中小矿山企业具有比较强的诱导力,使行政指导成为政府实行宏观调控矿业经济的补充手段。

  四.与我国的双边合作进展(主要介绍与国土资源利用与管理)

  中日两国于1972年9月29日实现邦交正常化,翌年1月互设大使馆。中国在大阪、福冈、札幌、长崎,日本在上海、广州、沈阳和香港分别开设总领事馆。日本在大连设有驻沈阳总领馆办事处,在重庆设有驻华使馆领事部办事处。1978年8月12日,两国签署《中日和平友好条约》,同年10月邓小平副总理访日,双方互换《中日和平友好条约》批准书。同时拉开了日本对华投资的序幕。此后两国的政治关系一直在曲折中发展。1998年11月江泽民主席对日本进行了成功的国事访问,这是中国国家元首首次访日。1999年4月日本参议院议长斋藤十朗对我国进行了友好访问,同年7月小渊惠三首相应邀正式访华。12月中国全国政协主席李瑞环应日本政府邀请对日本进行友好访问,推动了两国关系的发展。2000年10月中旬,应日本政府邀请,中国国务院总理朱容基对日本进行了正式访问。朱总理此访是在江主席访日成果基础上,进一步推动中日友好合作关系在新世纪取得全面发展,访问取得了圆满成功。

  进入二十一世纪以来,由于日本前首相小泉纯一郎不顾中国乃至亚洲人民的感情,频繁参拜靖国神社、钓鱼岛事件及东海海域争议等原因,中日两国的政治关系曾一度跌入冰点,虽然民间的商贸往来仍然比较频繁,但政府间的高层互访曾一度中断。一直到2006年10月日本首相安倍晋三的访华,才打破这一政治僵局,被外界称之为“破冰之旅”。2007年4月11日?13日,中国总理温家宝继2000年朱总理访日之后实现了中国总理七年来的首次访日。11日中日双方发表了《中日联合新闻公报》,强调要大力开展能源与环保领域的合作。12日温总理在国会成功发表了题为《为了友谊与合作》的演说。这为期50多小时的访日之旅,使中日两国冷淡多年的双边关系重新开始升温,被外界称之为“融冰之旅”。

  2007年12月27日日本首相福田康夫抵达北京,对我国进行了为期4天的正式访问。访问期间,福田首相除了和中国的主要领导人会晤之外,还在北京大学发表演讲,并前往天津和山东曲阜参观访问。据悉,环保与能源问题将成为福田首相访华的重点议题之一,双方还将有具体的合作。

  中日两国政治层面的关系在未来进一步的改善,将深刻影响到两国双边经济贸易的合作与进展。近几年虽然中日政治关系曾经一度跌入冰点,贸易摩擦时有发生,但中日贸易市场与企业层面的合作却并未间断,出现了外界评论称之为“政冷经热”的现象。

   在2000年,中国从日本引进包括环境技术在内的技术设备共1266项,包括环保项目在内的日本对华直接投资项目1614个,合同金额33.8亿美元,实际使用金额29.16亿美元。日本对华提供包括环保领域在内的政府无偿资金合作41.24亿日元(约合0.4亿美元)。

  2001年,中国自日本进口包括节能降耗及环境保护技术在内的高新技术产品121.1亿美元,引进包括节能环保技术在内的技术设备771项,日本对华直接投资合同金额54.2亿美元,实际使用日资43.48亿美元。包括致力于解决全球性环境问题在内的日元贷款金额1,614亿日元(约合1.6亿美元),其中有50%以上是帮助中国治理环境污染和植树造林方面的环保项目。

  2002年,中国自日本进口二极管及类似半导体器件13.62亿美元,自日本进口高新技术产品158.52亿美元,中日两国签定技术引进合同1355项,合同金额29.8亿美元.其中包括上海宝钢国际经济贸易有限公司和新日本制铁株式会社签署的1800毫米冷轧带钢工程连续退火机级及煤气站成套设备合同,中技国际招标公司和日本丸红株式会社签署的5727.81万美元的水轮机-发电机-计算机监控设备合同.在日元贷款方面,日本政府承诺对华提供1212.14亿日元的政府贷款,用于13个项目的建设,其中包括环保项目6个。向中国提供包括环境污染治理在内的无偿援助金额为61.5亿日元(约5100万美元)。

  2003年, 中国自日本进口二极管及类似半导体器件18.88亿美元,自日本进口高新技术产品237.63亿美元,中日两国签定包括蒸汽\热水等环保技术在内的技术引进合同1637项,合同金额35.15亿美元。其中包括,日本氯工程公司与上海天原集团有限公司签订的离子膜烧碱装置合同。日本住友株式会社与中电技国际招标有限责任公司签订的外高桥电厂二期工程--烟气脱硫系统合同。日本住友商事株式会社与上海宝钢国际经济贸易有限公司签订的宝山钢铁集团公司1550毫米冷却轧带钢工程--电工钢连续退火涂层机组设备合同.此外,日本新日铁公司也与首钢合资在华建立了一个干熄焦技术公司——北京JC能源与环境工程技术公司。其中新日铁拥有60%的股份,首钢设计与工程院拥有40%股份。这个项目致力于处理焦炭生产中的灰尘问题。

  受中日两国关系跌入冰点的影响,2004年3月10日日本政府非正式承诺2003年度对华日元贷款额为966.92亿日元,比上年减少20%。用于6个项目的建设,其中环项目有3个,分别是长江上中游江西造林工程,长江上中游湖北造林工程和内蒙古呼和浩特市水环境治理工程。2003年日本对华无偿援助金额为27.55亿日元(约合2600万美元),比上年锐减55.2%,共5个项目,其中环保项目3个,分别是西安市废弃物管理改善计划,黄河中游防护林建设计划,第二期黄河中游防护林建设计划。

  2004年日本对华直接投资额为6348亿日元,2005年达到7262亿日元,约为2001年的三倍。[1]2005年大唐集团与九州电力、住友商事接洽,双方拟在内蒙古赤峰市松山区合作建设一个风力发电项目。

  在2006年中日国两政治关系开始回暖,中国对日贸易占中国GDP的7.8%,而日本对华贸易则占了日本GDP的4.9%。日本政府在2006年度对华日元贷款623.30亿日元,其中有用于昆明、宁夏、安徽等省市的7个环保项目的建设。2006年5月,河北省大名县生物质能发电厂与日本合作建成了河北省第一个CDM(清洁发展机制)项目--利用秸秆发电的大名生物质能发电项目。据了解,电厂总投资9000万元,装机容量为12MW,每年用自然风干状态下的秸秆约10万吨。通过计算,电厂每年可减排17.8万吨二氧化碳当量。该项目给当地农民带来了约300万元的收益,工艺过程中产生的绿肥还能直接施用到农田,减少农村地面污染。

  2007年是中日邦交正常化35周年,随着两国领导人互访频繁以及首次中日高层经济对话机制成功启动,双边进出口贸易增长全面提速。据海关,2007年全年我国与日本双边贸易额达2360.2亿美元,较上年(下同)增长13.9%,比上年提高1.4个百分点。其中,我对日出口首超千亿美元,达到1020.7亿美元,增长11.4%,比上年提高2.3个百分点;日本继续占据我国第一大进口来源地的位置,自日进口1339.5亿美元,增长15.8%,比上年提高0.6个百分点;对日贸易逆差318.8亿美元,增长32.6%。

  受2008年9月爆发的全球金融危机影响, 2008年中日贸易额为27.7836万亿日元,较上年减少0.3%,自1998年亚洲金融危机以来首次减少。2009年1月至6月,日本对中国出口前两位的产品是机电产品和贱金属及制品,自中国进口的主要产品为机电产品、纺织品及原料和家具玩具。9月份日本民主党党首鸠山由纪夫为首的日本新政权诞生,对中国表示了关于构建东亚共同体的设想,将继续推动中日在经贸领域的合作。

  当前,中日之间的经贸关系已经有了相当扎实的基础,并将继续向纵深处发展。两国之间经济不仅互补性强,双方经济上的依存度都已较高。相信两国的双边关系一定会在将来出现更快更好的发展。

 

首 页 | 关于我们 | 新闻中心 | 新闻采集 | 在线投稿 | 法律声明

版权所有:365体育网投-365体育平台 Copyright©2008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电话:0916-4972005 E-Mail:admin@sinomining.net.cn 邮编:723000
   陕ICP备12011857号  

分享到:
365体育官网